<mark id="1srh1"><strong id="1srh1"></strong></mark>
    <tr id="1srh1"></tr>
  • <code id="1srh1"></code>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死刑知識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刑罰分類
      刑事證據
      罪罰輕重司法鑒定刑辯指南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刑事證據

      刑事訴訟之證據的客觀真實性探討

      添加時間:2018年7月18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http://www.bliexpress.com/
        摘要:作為社會科學領域的一種認知活動,就其性質而言,證明首先屬于人們主觀對客觀發生的社會事件的一種認識,因此必須遵循認識論的普遍規律。證據其實是承載案件事實信息的載體,證據的本質屬性也只能是關聯性,具體指關聯性中體現出案件事實的信息性。證據的概念過于強調證據的客觀真實,應將證據重新定義。證據的證明力在于其能形成相互關聯的證明鏈條。證據可以承載事實的真實信息,也可以承載事實的虛假信息。
        關鍵詞:證據 事實 載體 客觀真實
        司法實踐中普遍認可證據的客觀性,強調證據是事實,認為客觀真實是證據的本質特征。證據的性質是證據這一概念與其他事物相區別的本質部分,分析證據的屬性可以歸納出證據的一般特征。“任何概念都是客觀事物普遍本質的概括與反映,因而就其基礎和源泉來說是客觀的,它通過人腦的思維活動對感性認識材料進行比較、分析、綜合等,在拋開事物非特有屬性后,抽象出事物的特有屬性或本質屬性而形成的。”[1].證據是否為事實,證據的客觀性是否為證據的本質屬性,均為證據理論研究之疑難點。筆者認為,證據存在及設定之理由,是通過證據能發現、判斷案件的客觀真實(虛假)情況。證據的本質屬性應是關聯性。
        一、證據的關聯性:記載有案件事實的信息載體
        (一)案件事實不是證據自身,而是其載有的信息
        案件事實是證據信息的直接來源。因待證事實不可重現,人們只能通過殘留下的信息推斷未知事物的總體特征。案件事實信息的存在有其特定的時空。任何一種行為的發生都和一定時間空間分不開,只要行為發生,就必然留下各種痕跡和信息,通過不同載體保存下來[2].案件發生的時候,案件事實被分解為若干信息因子,這些信息伴隨著案件的發生而遺留保存。事實信息被媒介記載,媒質的信息含量隨時間表現出遞減和發散。證據具有承載事實信息的功能。事實遺留的信息保留在證據這一媒質中,人們分析、判斷信息的情況,可重新認識、判斷事實。通過證據,司法工作人員可認定案件事實信息的原貌,了解案件事實的情況,作出事實判斷。證據就成為反映事實的手段之必需。因此,證據是法律的框架下承載案件事實信息的載體,依靠證據認識事實是證據獨具的特性。
        (二)證據本身不是事實,證據只是事實的載體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二條規定:“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一切事實,都是證據。” 張志銘教授認為,“事實包含有兩層含義,即事實存在和事實判斷。究其本質而言,刑事訴訟是一個尋找案件事實,確立案件事實,進行司法裁判的認識判斷過程[3]”。事實的認定是一個復雜的過程,證據應該是客觀的、真實的,應該是反映事實的事實。但實踐證明,作為證明案件事實的重要一環節,證據在反映事實的過程中,承載了許許多多的主觀因素和虛假情況,使事實的認定變得困難。
        例如,殺人用的刀作為證據的時候,刀本身不是事實,也并不能夠代表事實,它能成為證明案件事實的根據之一。刀不是事實,而刀殺人這一行為是事實。刀只是被用來指控作為殺人兇器時,才可反映出殺人的事實。刀是物,物是東西,而事實不是。物與事實有著明顯的差別。物是個實體概念,屬于本體論范疇,而事實是個屬性概念,屬于認識論范疇[4].事實一詞強調人和事物之間客觀實在的關系。羅素說:“當我談一個‘事實’時,我不是指世界上的一個簡單的事物,而是指某種性質或某些事物有某種關系。因此,例如我不把拿破侖叫事實,而把他有野心或他娶約瑟芬叫事實”[5]事物與事實兩詞不是同一概念,不可混之為一。彭漪漣認為:“事實是人對呈現于感官之前的事物或其情況的一種判斷,是關于事物(及其情況)的一種經驗知識亦即是關于客觀事物的某種判斷的內容,而不是客觀事物本身。”[6]現代漢語詞典中事實是指事情的真實情況。這樣,事實更多的是強調發生過的事情與事件的客觀屬實,而不是指事物。就事實認識而言,事實指人們對客觀事件存在情況的真實反映。事實中會有事物,但事實更強調人和事物以及人和人之間發生的關系與客觀存在的一致。可見,事實是人對事物具有某種屬性或與其他事物具有某種關系的符合實際的判定,而不是事物或東西。物可以作為證據,但證據不一定就是事實。一般而言,物證屬于證據,但物證不應用事實一詞來界定,事實與事物具有含義上的差別。物在進行事實判斷的時候才表現為事實,將本體論的物認為是事實,是證據定義存在的一個內在矛盾。
        就上例而言,這把刀雖然被用來指控殺人,但很有可能這把刀實際上根本就沒有用來殺過人,它是事后被人有意弄到了現場的刀。雖然作為證據的刀反映了殺人的事實,但這把刀殺了人就不是事實。而這把刀用來作為訴訟證據,并且在案件的處理當中因某些因素的介入證明了“案件事實”(其實是法律事實)。這把刀證明的事實是虛假的,反映的事實也是虛假的。刀卻在訴訟證明的過程中被實實在在的用做了證據,成為訴訟證明的物證之一。還有,從虛假殺人刀的出現,即可推斷出虛假刀出現的緣由,從而證實案件的真實情況,起到了證實殺人的虛假作用。
        該事例說明,證明是復雜的認知過程:
        第一,證據不一定是事實,事實是以人和物為中心,是人、物客觀活動或狀態,但單獨的物、人不能說是事實,因而訴訟證據本身不一定就是事實。何家弘教授就指出:“不屬實者非證據!這充分反映了立法者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重視證據‘真實性’的執著心態。”[7]刑事訴訟中強調對證據進行查證屬實,就因為證據有虛假的成分。將證據定義為事實,與實踐不符。
        第二,證據可以真實的反映事實,也可以虛假的反映事實。證據不僅僅可以證明案件的真實情況,也可以證明案件的虛假情況。特別是偵查階段,無論證據的真與假,只要與事實相關均應認真地收集。證據的收集沒有真假之分,依據法律只要與案件關聯可用于訴訟證明,就應作為證明的根據。證據本身是一個中性概念,無所謂真或假,證據一詞本身并沒有真假善惡的價值取向。“事實一詞改變了證據概念的這一性質,使它不再具有中性的立場,而是堅決地站到了‘真實’的一方,把一切不真實或不屬實的東西排斥在證據的范疇之外。…但是它改變了證據一詞本身所具有的‘中性’立場,因此也就不可避免地引發了這一概念與人們適用該語詞的習慣之間的矛盾。”[8]
        第三,證據應當是客觀的,但很多情況下是主觀的。證據具有客觀性,也具有主觀性。證據具有主觀性和客觀性的雙重屬性。證據作為人對事實描述反映的時候,主觀的內容居多。物證與人證中都含有人為的、虛假的因素在其中。何家弘教授指出:“任何證據都在不同程度上包含有人的主觀因素。這正是司法人員依靠證據處理案件時可能發生錯誤的根源之一。”[9]物證應該是客觀的,但物證必須與人的認識相聯系在一起,才能說明案件中的問題。因為任何物證要想證明案件中的有關事實,必須有賴于人的思維活動。例如,刀就必須從現場提取作為證據,再有人對它進行檢驗或辨認,才能發揮證明的作用。因此只要人的思維活動存在,刑事訴訟證據的主觀性就不可避免。
        第四,證據能承載案件的真實信息,也能承載案件的虛假信息。證據為真實,也能為虛假。證據可以證明案件的真實情況,也可以證明案件的虛假情況。證明案件虛假情況的證據與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證據同樣重要。證據是案件事實信息的一個承載者,證據的任務是提供承載案件事實的信息,證據的價值在于證明,而不論及其本身的真假。如果將證據定義為客觀的事實,那么,既然證據都是真實的事實,既然不屬實的都不是證據,何需法律又規定對“證據”這一真實的東西要查證屬實呢?因而,證據只為證據,不為事實。
        二、證據具有既反映真的事實又反映虛假事實的雙重作用
        (一)證據概念的重新定義
        在刑事訴訟實踐中,如何運用證據準確地認定案件事實,是一個決定著司法裁決的正當性的基礎性前置問題。運用證據證明案件事實,其實是指運用關于證據判斷(或命題)來證明關于案件事實(或命題)。同時,鑒于司法人員通常并沒有親身感知案件事實,而只能在案發后借助曾經感知該案件事實信息來重構案件事實。信息的收集、采納,為案件事實能否重構之關鍵。案件事實是訴訟中一切信息的源泉,是證據收集并進行推論的前提和基礎。離開案件事實,一切證據和推論即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而事實信息的取得,有賴于證據。一方面,以任何形式的證據所記載的信息均來源于案件事實,同案件事實存在信息上的聯系,聯系的形式、途徑和方式能夠被人們認識;另一方面,證據來自于案件事實,案件發生后,事實的情況被各信息媒介存儲,為人們感覺、閱讀、認識、并被傳遞,轉換表現形式,被司法工作人員用經驗、常識進行科學分析,依據法律進行邏輯推理,作出判斷,從而顯示描繪出案件事實的存在狀態。證據之有用,在于其包含的信息,在于該信息能反映出案件事實的情況,從而確定案件事實。故而,無論該信息是真還是假,均應為案件事實之有用,持有該信息者均為能證明案件事實之證據。因之,證據的本質中其含有的事實信息是關鍵的要素,而信息能反映出案件事實為證據之本質特征。所以,證據經過人的加工、處理后,反映出的事實信息是證據該特有屬性存在的依據。而信息的傳播需要承載體,該承載體在案件發生后能反映出案件事實信息的存在狀態和方式。信息負載在特定的載體之上,被人們感知,成為人們能夠認識案件事實信息的特有屬性物,因此,這些承載有案件事實信息的信息載體,為證據。
        證據記載的事實信息,可分為客觀信息和主觀信息[11].客觀信息是客觀存在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實在,主觀信息是人的認識而對客觀事物的描述和反映。總而言之,主客觀信息均為與案件事實相關,經思維活動處理后,能描繪出案件事實。訴訟活動是人們判斷證據信息,認識案件事實的基礎。認識案件事實是從發現信息源、信息載體(證據)到人們認識載體記載的信息,最后裁判者認定案件事實,依法裁判的過程。訴訟認識的結果:一是證據記載的信息真,司法工作人員的邏輯推理判斷錯誤,或者說是認識錯誤,造成認定案件事實錯誤;二是單個證據記載信息正確,而裁判者對整體證據證明事實的認識錯誤;三是證據記載的信息假,造成認定事實錯誤;四是證據記載的信息假,通過正確的審查判斷,裁判者認定的事實正確。訴訟認識活動的復雜,需要司法工作人員實事求是地認定證據,作出判斷,而不應先入為主認為證據為客觀真實。刑事訴訟法將證據定義為事實,容易讓司法工作人員產生誤解。因證據具有恢復、還原事實的特有功能,才有必要將這一類特殊事物給予特定的屬性歸類,歸納出其本質特征并給予定義。筆者將證據的概念重新定義為,證據是記載有案件事實的信息載體。該載體承載了事實的信息,是能用證明的方法將事實情況予以恢復的若干信息因子。
        (二)虛假的證據在刑事訴訟過程中具有特定的價值,不得被隨意拋棄
        刑事訴訟證明的司法實踐中,針對個案中某一特定適格證據a的真實性判斷往往是視其能否與同案中的其它證據b、c、d……等互相印證而作出的。我們預設了一個前提,即b、c、d……等證據自身均為真實的。然而究竟是什么為b、c、d……等證據的真實性提供了基礎性的保障,又是什么保證了其證據本身的客觀真實或者說是事實呢?
        訴訟證明活動,事實的認定必須應具有若干前提,或者說是訴訟證明的依據。證明的過程,實質上是收集信息,分析信息,認定事實的過程。不可否認,證據信息中包括了真實的信息與虛假的信息。排斥虛假的信息,可得出真實的證據事實。同樣,也能排斥真實的信息,得出虛假的證據事實。以不同的證明方法,用虛假的事實證明出證據事實的真實情況,能得出一致的證明結果。證偽的方法是反證法。何家弘教授在《上帝怎樣審判》中就舉了一個事例:兩名歹徒逼奸一名婦女不成,即誣告其通奸,但以理受天啟而站出來,采用兩人分開詢問的方法發現證詞的矛盾,戳穿了偽證,就是運用了證據辨識中的矛盾法則。[10]此外,還有特殊的一類案件,偽證罪中被依法認定的證據就是虛假的證詞。虛假的證人證言證明了偽證的事實,虛假的證據發揮了其作為證據的特定價值,起到證明案件事實的作用。法庭審理的時候,該類證據就不得被排斥。
        可見,證明案件事實的方法:一是先假定為真,排斥假,獲得真證明,另一是認定假,排斥假,獲得真證明。刑事訴訟中就經常應用這種從反面證明事實真偽的方法來得出結論。眾所周知,無罪推定原則即先假定無罪,經過證據收集,確定為有罪,最后推翻無罪的假定,確定為有罪。采取另外一種思考途徑的話,或者先假定為有罪,經過證據的收集最后認定為無罪,推翻了有罪的假定。假定僅僅是提供了一種思考的前提假設,假定是一種猜想,假定中含有不正確的成分在內。在這一前提下,任何的假定均為不可靠,可靠的是最大信息量和最有用信息的收集,然后依據法律的規定進行訴訟上的事實判斷。因此,有罪與無罪與否均是一種事先的假定,是邏輯證明的途徑之一,但這并不代表了事實判斷。事實判斷由案件事實來決定,但事實判斷不能代表案件事實。刑事訴訟證明過程中,人們更多的是作出事實判斷,而不僅僅是依賴于若干證據事實。因為刑事訴訟程序的任務是認定某人與案件事實之間是否相符,即斷定某人和犯罪事實之間的聯系。例如,殺人案件關注的是殺人事實是否與某人相關的事實,如果收集到的證據能證明該事實判斷成立或不成立,證明活動即告完成,即將進入下一個事實判斷。所以,刑事訴訟程序關注的是誰實施了犯罪行為,其是否有犯罪的特定事實,而并不是要去查清過去的全部所有事實。
        案件事實是各相關事實的根據和緣由。證明活動中,事實判斷依賴案件事實的情況,作出事實判斷比事實顯得更為重要。作為事實判斷的依據,信息在其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我們不可否認證明案件虛假情況證據的價值,證明案件虛假情況的證據在訴訟過程中同樣具有法律意義。證據的概念中不能忽視這一部分證據的存在。因為事實就是在收集真實信息與收集虛假信息的基礎上來確定的。證據信息是確定事實的重要一環,證據的價值是用于證明活動。
        因此,作為決定人們訴訟證明活動的信息載體證據。無論是法庭上面出示的還是偵查、訴訟機關收集的實質的證據,還是形式的證據,不管是真實的證據還是虛假的證據,也不管是物證、還是書證還是人證。這些證據的表現形式千千萬萬,真真假假,但他們共同的特征是通過人們的審查判斷和思維分析可推理、了解、分析出案件事實的客觀真實(虛假)情況,通過各種證據的信息總體達到確定案件事實、使人們看清楚案件事實的最終作用,因而無論信息真與假,均應為有用,應為能反映案件事實的證據。可見,證據的內涵特定的,外延卻是零零總總,假假真真,五花八門。就是假的證據也好、不確定的證據也好,他們都具有相互之間信息印證、與案件事實的信息確定整合的功能。證據承載信息的多少、決定了其是否能正確地恢復事實。因此,證據不一定就是真實的、客觀的,虛假、主觀的也能夠成為恢復案件事實的信息載體,也可以成為訴訟證明的證據。將證據的定義限定為事實、強調必須是反映真實情況的事實,與司法實踐不符,操作起來,必將造成有價值證據的丟失。另外,證據的作用不僅僅是證明事實的存在,而且能證明事實的不存在,證據為證明活動之工具,工具無所謂好與壞、真與假,工具在于有用,在于幫助人們作出事實判斷。涉及證明也是同樣的道理,盡管我們假定了證據判斷的可靠與真實,但證據本身是否可靠還是一個疑問,因此不應先入為主將證據確認為事實,也不應否認證據中會含有虛假成分這一客觀事實。推導言之,虛假的證據也可為證據,真實的證據不一定真實。證據事實由法律規定,司法工作是審查判斷證據。可以說,事實是在審查判斷證據的過程中,逐步被人們認識,了解,反映出來的。
        三、證據的證明力在于其能形成相互關聯的證明鏈條
        刑事審判過程中,案件事實依靠證據來恢復,證據證明事實的認定有賴于對證據的審查判斷。裁判者要實現對案件事實的認定首先必須實現對證據信息有用與否的審查判斷。證據應當為客觀、應當在訴訟活動中被審查為真實。可是,科學和實踐表明,證據信息因人和物因素的介入,以及時空的不可靠性,影響了證據事實的正確。證據的認定涉及證據資格的認定和對證據證明力的審查判斷,這是兩個相對分離,而實踐中又可混合的對證據信息審查判斷的司法認知過程。司法人員在運用證據認定案件事實的過程中必須審查和判斷這些證據判斷(即證據事實)的真實性。
        訴訟證明活動,是人們對案件事實信息進行收集、重構的整體認識活動,司法證明,必須最大可能的收集證據,盡可能地獲得與案件事實相關的全部信息。單個的證據不具有證明案件事實的作用,但也是反映客觀事實的一個方面,不能隨意放棄。任何一個信息因子對司法工作人員而言,均有其特定的價值,不得因虛假而先行將其拋棄。尤其是證據的收集過程中,刑事證明活動毋庸置疑是去偽存真地審查判斷證據,排除虛假的證據,依靠證據信息來確定案件事實。證據的客觀真實性強調的是司法工作人員審查證據,認定證據為真實,即可作出判斷。但是,證明活動不是理想中的那么簡單,事實的認定隨時會出現錯誤。事實判斷存在不確定性。形成一個判斷,必須要有若干正確的判斷作為前提,只有前提的正確才能保證結論的正確。將證據界定為事實與真實會形成一種思路,那就是證明的各證據前提均為事實,即只有真實的證據才能用于訴訟證明,推理下來,訴訟各階段存在的證據事實為真實,那么,證據形成的證明鏈條被查證屬實后,認定的案件事實自然而然為真實。
        但按照司法活動的實際情況,情況并非如此。司法工作應按照認識活動的規律可分為三個階段:一是收集證據;二是審查判斷證據;三是在法庭上認定證據。三個階段中,為了保證證據的充分、完整,法律強調查證屬實,即要求:各種證據邏輯上互相矛盾的時候,依據不矛盾律的邏輯規則,兩個互相排斥、互不相容的(即互相反對或互相矛盾的)證據命題(即判斷)不可能同時為真,必有一假(亦可能同假)。據此,必須結合其他相關證據,可以得出其中某些證據不具備真實性的判斷,從而將虛假的證據排斥。但因信息的缺損,或者是法律價值的相關取舍,事實的反映有可能以一張變化的臉孔出現。訴訟中的證據有可能會發現不真實。如果在司法證明活動中,過早對證據作出事實判斷,因之拋棄認為是虛假的證據,將會導致事實認定的錯誤。就訴訟證明而言,虛假證據的出現有其特定的緣由,其價值可起到證據線索的作用,甚至可產生特定的證明力。強調證據的客觀屬實,認定證據為事實,會產生這樣一個誤區,即認為各證據是真實的,而無需再去證實。
        因而單個的虛假證據也可納入審查判斷的范圍,即便是虛假的證據也不可隨意丟失,也應將其納入到證明體系進行綜合衡量。可見,案件事實的清楚,必須依靠證據整體形成的證明鏈條。證據的信息含量,乃至單個虛假證據在證明活動中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影響正確認定案件事實的關鍵因素。訴訟活動要做的就是按照法律的要求來排除證據總量中的虛假信息,確定出案件事實的當然信息。至于單個證據中承載的信息量,是不能夠體現出事實信息的總體特征來的。但這些單個證據承載的內容,與其他證據相結合,可以起到總體上確定事實、恢復事實的重要作用。收集的信息載體越多,恢復出來的事實就越清晰事實的載體越多、單證據承載事實的信息量越多、承載了最關鍵的案件事實信息是證據載體最具備其屬性功能的財富。否認證據的虛假性存在的理論,將造成實踐中證據收集的錯位,與證據認定的司法實踐不符。證據信息因子的缺乏,會造成案件事實以模糊狀態出現。這樣以來,即使是虛假的不客觀的謊言陳述,也應是證明案件事實的證據之一。所以虛假證據的價值,在于其能有助于裁判者形成事實判斷的心證。
        訴訟證明活動必須形成一個證明的鏈條,每個鏈條環環相扣,從而讓裁判者內心形成事實判斷。而構建這根鏈條的,是證據載體承載的信息,是各種信息編織成了這條鎖鏈。并不是客觀真實的證據構建成裁判者的內心確信,而是訴訟活動中,收集到的各種證據經反反復復陳列、推敲后凝聚為的證明鏈。證明活動中,不應只看到清理得出的那根事實紅線,而將無數被排斥的事實證據就不列入訴訟證明之列,否認其證據的價值。而且裁判的過程中,對裁判者認定的客觀真實的證據,也不應否認其含有虛假成分的可能。司法實踐證明,主觀證據中虛假性就不少,因此對證據不應抱過于信賴的態度,認定證據就是事實。總而言之,證據用于證明,無所謂真實,證明活動中,是其承載的事實信息發揮證明力,構建成一條證明的鏈條。
        結語
        我們在很多情況下分析證據特征的時候,都是認為,證據應當是怎樣的,而忽視了證據實際是怎樣。例如,證據應當是客觀、真實的,應當是事實的真實反映,但因社會的復雜,證據從實然的角度來說卻是主觀的,存在虛假性,不是客觀事實的反映。尤其在司法實踐中,各種離奇古怪的案件證據的虛假性后得到證實。不能因為事實應該是客觀存在的、真實的,就否認虛假證據的證明作用,否認其是證據,否認證據承載虛假信息的價值作用,不認為其是證據。因而證據的本質屬性中客觀性不具有唯一、必須的特征,關聯性中體現的信息性才是證據的本質屬性。一些西方學者也指出,“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證據,其實就是能夠使人據以相信某案件事實是真實的一種信息”[12].筆者認為,其一,證據是事實的載體;其二,證據承載了事實的信息。所以,證據的關聯性才是證據的原始屬性。
        參考文獻:
        [1]田運,《思維詞典》,浙江出版社〔m〕,1984,15
        [2][11]葉青,法律真實的研究與探索——兼論我國民事訴訟的證明標準,碩士畢業論文,2002,12,10
        [3]張志銘,《裁判中的事實認定》〔m〕王敏遠,《公法》第4卷,法律出版社,2003,4
        [4]張繼成,《事實、命題與證據》〔j〕,中國社會科學,2001,5
        [5]羅素,我們關于外界世界的知識〔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0,39
        [6][12]彭漪漣,事實論〔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96,123
        [7][8][9]何家弘。讓證據走下人造的神壇,法學研究〔j〕,1999,5
        [10]何家弘,《證據學論壇》第二卷,中國檢察出版社,2001,363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黄金城首页 临邑县 泽库县 正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