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1srh1"><strong id="1srh1"></strong></mark>
    <tr id="1srh1"></tr>
  • <code id="1srh1"></code>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刑罰分類刑事證據罪罰輕重司法鑒定刑辯指南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死刑知識

      美貌女毒販在注射死刑前懺悔

      添加時間:2016年7月15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http://www.bliexpress.com/
       一位漂亮的女子,她在發現丈夫有外遇后,竟欲通過販毒牟取暴利,以求與年幼的女兒有個幸福的未來。2002年11月間,她分7次從廣州購得海洛因共計900克并予販賣,2002年11月18日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6月25日上午,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因販賣毒品而被判處死刑的方曉紅被執行死刑。據悉,方曉紅是采用藥物注射執行死刑,她成為福建省福州市中院第一個被藥物注射執行死刑的女犯人。
        記者經有關部門和當事人允許,在其生命的最后3個小時里,與之進行了面對面的采訪。
        倒計時·最后3小時
        知道要走她憂郁而平靜
        坐在記者面前的方曉紅面容姣好,身著一襲白色的襯衫和齊膝褲,齊肩的頭發梳理得一絲不亂,臉上隱含著焦慮和憂郁。再過3個小時,她的生命就要結束了。和記者的一問一答間,方曉紅顯得較為平靜。她說,“我是國家的罪人,家庭的罪人!”這一刻,最讓她牽掛的,還是年幼的女兒。在“懺悔書”中,她對女兒說,“一定要學好!”
        倒計時·最后24小時
        最后唱首歌穿上白衣走
        24日上午8時05分,方曉紅見劉衛平一進監房,就將一份由3張明信片組成的最后遺書交給了劉。劉衛平是方曉紅在福州第一看守所的管教干部,兩年多來,劉在潛移默化中對方進行教導。
        9時30分,劉衛平再次查房時,方曉紅很高興地對她說,女兒“六一”節時照的相片太可愛了,看到女兒又長高了,她非常開心。
        11時30分,劉衛平點了6個菜,送進方曉紅所在的女監房,為該室的全體女犯加餐,并特意煮了碗水餃。飯后,方曉紅為獄友唱了首《同一首歌》。
        15時05分,劉衛平一上班,就入監房詢問方的身體狀況,獲悉方曉紅的左腳被腳鐐磨破了點皮,就拿出藥膏給她涂抹上。
        19時30分,用完晚餐,方曉紅與十多名女獄友聚在一起看電視,隨后,大家都圍著方,要她唱歌,可方一直提不起勁,沒辦法滿足大家的要求,隨后,在大伙的幫助下,開始整理衣物。
        22時10分,監房內熄燈了,方曉紅躺在自己的床上輾轉反側。
        25日6時30分,方曉紅起床后,照常洗漱后,特意請同監的女獄友幫她凈身,早飯時,她明顯吃得少了。
        25日7時45分,法官、檢察官、武警人員陸續到位。劉衛平步進監房,說:“上路吧!”方曉紅點了點頭說:“我還有一包東西要拿,請你幫我帶上。”這些都是方曉紅與家人聯系的信件以及她的遺書,還有女兒的照片。
        25日8時,劉衛平幫她解除手銬和腳鐐,又帶方曉紅到女更衣室幫她梳理頭發。方曉紅選擇了一套白色的上衣和齊膝褲,她說:“穿上它,我要清清白白地走。”
        25日8時15分,法警要帶走方,劉衛平給方曉紅耳語:“我只能送到這里,你走好。”方笑了一下說:“謝謝!”
        25日8時18分,警笛響了,方曉紅突然間轉過身,深深地向劉衛平鞠了個躬……
        倒計時·人生三十年
        短暫人生路長長懺悔書
        知道自己被判死刑后,方曉紅每天都在抄歌詞,經常唱歌給獄友聽。記者看到了她抄的兩大本歌詞,還有她寫下的一份萬言“懺悔書”。“懺悔書”中,方曉紅回憶了自己短暫的人生。
        懺悔書摘錄如下:
        “我老家在貴州的一個落后的小縣城,初中沒畢業,我就輟學出去打工,在一歌舞廳里認識了一個叫周某的小混混,并時常得到周某的接濟。一次,我在舞廳與別人跳舞,周某醋意大發將對方打殘而被判無期徒刑。周某入獄后,我不得不到省城自謀生路。
        16歲那年,我在貴陽認識了幾個社會青年,我們彼此都很缺錢,于是合謀用“放鴿子”的方式騙婚。可是,當我被同伙以5000元的價格賣給安徽省五河縣一偏僻山村的張某為妻后,就再也不見同伙回來接應我。我痛苦地熬了3年,后來在一個好心人的幫助下,幾經輾轉我回到了老家。
        回家后,我與當地一名大學剛畢業的工商干部訂下婚約。然而,有一天,我探望正在服刑的周某,他說:“馬上跟這個大學生退婚,要不然,就不給你好下場,到廣州去,做‘雞’也比嫁人強。”我只好忍痛與大學生解除婚約,再次離家赴浙江打工。
        1995年初,經過努力,我終于成為浙江慈溪一家夜總會的歌手。可能是我有一點音樂的天賦,加上我的苦練,很快我就成了這家夜總會的臺柱,并同時被一個姓費的款爺和一個姓周的老板包養起來,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我的存款就從5位數攀升至6位數。
        一對來自四川的販毒夫妻盯住了我的腰包,他們就租住在我的隔壁。1996年底,周某去了唐山發展,我惟一的依靠費某也開始有意逃避我,當時我的情緒很低落。有一天,費某沒有準時來赴約,我就大發脾氣。當晚我和這對四川夫婦喝了很多酒,見我心煩氣躁的樣子,他們就遞上一包東西說:“這妙藥能包你理順心氣。”我打開一看,發現是“白粉”,他們就搬來毒品和毒具湊到我眼前說:“整一口,沒那么嚇人,吸一兩回是不會上癮的。”經不住他們百般的勸說,我一賭氣就接過了白粉,兩口下去就差點兒把胃都給翻出來,那個女的說再抽一次才會體驗快感。為了發泄對費某的怨氣,在此后幾天,兩夫妻天天陪我尋找吸毒的快感。漸漸地,我就向他們開始購買毒品,僅一年時間,就整整“燒”掉了17.8萬元。
        在與周某分手后不久,為了填補精神上的空虛,3個月后,我又草草地與比我大2歲的葉某結了婚。我發現帥氣的葉某是個無所事事的地痞,整天除了賭博就是跳舞,我們常為錢而發生爭吵,葉輸掉所有的積蓄后,我就靠典當衣物過日子。無奈之下,我就又獨自來到福州的一家夜總會上班。在這期間,一個臺灣的老板發現并包養了我,僅半年時間我就又有了4萬多的積蓄。葉某獲悉后,就追到福州隔三差五地向我要錢,拿不到就揮拳相向。
        為了逃出葉的魔掌,我與比我大10歲的王林?化名?走在一起,雖然他曾經因為搶劫被判過刑,但我們還是真心相愛,并不計較各自的過去,我找到了可以托付終身的最后一個男人,隨后,我們倆結了婚生了個女兒。
        可是,有一天,我發現丈夫變心了,他把我和女兒都拋棄了。我想我可以失去丈夫的愛,但不能讓兩歲的女兒受苦,我要讓女兒有一個幸福的未來,我要拼命地為她掙錢,但錢要從哪里來得更快?我想起了那對四川夫婦,想起了毒品,想起了暴富,最終成了一個大毒販……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黄金城首页 大石桥市 连江县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