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1srh1"><strong id="1srh1"></strong></mark>
    <tr id="1srh1"></tr>
  • <code id="1srh1"></code>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刑罰分類刑事證據罪罰輕重司法鑒定刑辯指南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死刑知識

      四名死刑犯臨刑前懺悔 用生命代價換來醒悟

      添加時間:2016年5月27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http://www.bliexpress.com/
      提要:昨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省高級人民法院下達的死刑執行命令,將搶劫殺人的張波、袁明華等9名重大刑事犯押赴刑場執行槍決。因為罪惡,他們提前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8月10日傍晚,武漢市第二看守所監區內。
      法院工作人員向9名服刑人員宣讀完死刑執行命令后,23歲的袁明華忽然放聲大哭:“我對不起死者,更對不起我的父母……”幾分鐘后,9名死刑犯被陸續送進兩間特殊監室,等待最后一個黎明的來臨。臨刑前,記者與其中4個罪惡的靈魂展開了生死對話。
      “改變貧窮,選擇搶劫”
      荒唐邏輯下的兩個靈魂
      袁明華的事情敗露,起于去年7月23日。
      當天清晨6時許,蔡甸區妉山街一池塘內漂起一具男尸,死者是一名出租車司機,身上多處刀傷。才過兩個月,殺人劫車的兇犯袁明華和張波便在十堰落網了。
      22歲的袁明華只上到小學二年級便輟學了,是個半文盲。他和同案犯張波犯下血案的動機聽起來很可笑:因為家里窮,為了撐起一個家,便到深圳打工,但每天起早摸黑的干,工資也只能勉強糊口,兩人便合計搶一輛出租車回十堰做出租生意。他們在廣東搶劫失敗后,在武漢再次下手。
      剛進看守所,袁明華的生活習慣令管教民警頗為頭疼:不講衛生,半個月才洗一次澡,愛賴床不勞動,根本不學習監規。同監室的人都不愛搭理他,他成了一個“另類”。
      袁明華有他的理由,他一直認為自己只是參與者,且有舉報張波的立功表現,自信會得到從輕處理,多少有點“吊兒郎當”。
      不料一審判決,他與張波都被判處了死刑。從此,他在監室里又開始少言寡語。
      “你為了撐起自己的家,卻把別人家里的‘頂梁柱’殺死了,你有沒有想過死者的家屬應該怎么生活。”管教民警的一席話,說得袁明華心服口服,兩個多月的傾心交談,袁明華才逐漸改變了原來的毛病,生活習慣走上了正軌。
      “我想搞別人的錢總是錯誤的,要通過自己辛勤的勞動改善自己的生活,否則就應該付出代價”,不識字的袁明華從內心里發出了這樣的懺悔。
      前晚8時,在特殊監室里,袁明華獨自觀看著一部香港影片,面無表情。9時整,所里送來了肉包子和肉絲面,他邊吃邊喃喃自語:“來生一定要好好做人”。
      晚上12時,錄像放完了,袁明華慢慢倒在床上,閉上了眼,不多時便睡著了。這一夜,他睡得很沉。
      早上5時醒來后,他便沒再開口說一句話。清晨,他穿上所里送的鞋子和短褲,默默走上了刑車。
      與袁明華相比,同案犯張波的心態一直比較平靜。管教告訴記者,7月底,張波的父親才來過所里一次。每個月,老人都不辭辛苦從老遠的丹江口來武漢一次,給兒子打打氣,還送來一兩百元錢。
      張波說,對于家境貧困的家人來說,父親每來一次武漢,可能就要用去家里大半個月的生活費。也正是在父親的鼓勵下,張波在所里的表現一直不錯。
      言語沖突,匕首說話
      無知男孩淪為b級通緝犯
      田大勇18歲那年,卻成了公安部的b級通緝犯。
      2004年1月3日上午,潛江市民政局農保局局長徐緒華在一客運站乘車時,因是短途而被拒載。徐與售票員發生言語沖突時,為該車充當打手的田大勇將徐拉下車。隨后,用身上的匕首將徐刺傷致死。
      案發后,年輕的田大勇走上了逃亡路。當年6月,他被列為公安部b級逃犯。7月,在逃亡半年之后,田大勇被武漢警方捉拿歸案。
      記者曾與田大勇進行過面對面的交流,他告訴記者,逃亡的經歷非常辛苦,夜里經常夢到自己被槍決了。殺人的那一幕就如同電影,在他腦中不停回放。
      逃亡的六個月里,他到過黃岡、深圳、珠海、中山、湖南、溫州。他說,在溫州,他基本上沒有朋友,因為過度的空虛和緊張,賺的錢幾乎全部用來上網,一聽到警笛聲就心驚膽戰。他曾想過自首,卻一直沒有勇氣,但他知道,“即使躲過20年,我也一定會被抓的”。
      管教告訴記者,2001年,只有15歲的田大勇到服裝廠打工,2003年7月,他到客運站給老鄉楊某幫忙。楊在客運站內糾集了一群老鄉,專干拉客、宰客,欺行霸市的勾當,時常與其他看場子的團伙發生沖突,田大勇就是楊的手下。為能在客運站立足,田大勇隨身帶著匕首。
      管教民警告訴記者,年輕的田大勇進入看守所后就常睡不著覺,死刑判決后,他的性格更加的焦躁不安,還常和監室里的人發生矛盾。
      每當田大勇睡不著時,民警就送給他一些書。書讓田大勇慢慢平靜下來,每天能睡上幾個小時了。田大勇開始向民警敞開心扉:“我是因為年輕不懂事而鑄下大錯。我還這么年輕,人生的滋味卻再沒機會體會了。”
      此后,管教民警常拿一些激勵人生的書給他看,鼓勵他珍惜以后的生活,在談話中也甚少談及案件的情況。田大勇變得開始服從管理。
      賭氣出門,犯下血案。
      害怕那個黎明的到來
      6月14日,一名挑土“的哥”肖某被人殺死后拋尸在青山。經查,住武昌區喻家湖長航宿舍的張育紅有作案嫌疑。三天后,張育紅在武昌友誼大道被抓獲。下午6時,另一嫌疑人錢紅斌落網。
      張育紅稱,為了籌措毒資,他和錢紅斌在喻家湖長航宿舍攔乘肖某的出租車,然后,他用尼龍繩從身后套住司機的脖子將其勒死,并于次日凌晨開車至青山拋尸。
      相對其他死刑犯來說,張育紅算得上是“幾進宮”的“人物”了,雖然只有34歲,卻有約一半的時間是在牢里度過的。管教民警告訴記者,剛進來時,張育紅身上社會習氣很重,不服從管理。嚴格的監規很快讓張育紅變了一個人,到了后來,他不但自己遵守監規,還督促其他犯人。
      在上次刑滿釋放后他終于決定改邪歸正,走條正路。他和哥哥在某高校附近開了家小吃店,生意很不錯,但游手好閑慣了的他受不了那份辛苦。在一次和家里人發生爭吵后,他賭氣跑出了家門,和毒友錢紅斌一起犯下了這起血案。
      昨日清晨,原本擅談的張育紅的話越來越少了,他躺在那里,目光呆滯地看著窗外,雙眼充滿了絕望,似乎害怕黎明的到來。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黄金城首页 车致 介休市 延寿县 锡林郭勒盟 健康 九龙坡区